亿游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亿游新闻 >

老丐多天才能吃顿好的,一群人却不爽,打得他

发布时间:2017-10-31

老丐多天才能吃顿好的,一群人却不爽,打得他一命呜呼

亿游娱乐:老丐多天才能吃顿好的,一群人不服,打得他一命呜呼

原名:义士

旧时,越州有一书生,叫冯同殊,喜听诡闻怪谈,某年初夏,游历山野,天降暴雨,不远处有座山神庙,就进去躲避,不多时,又来个大汉,两人各作了一揖,片刻之后,开始闲聊。

当大汉听到冯同殊所好时,就对他说:“眼下骤雨正急,我也赶不了路,就给你讲件怪事。”

在监县南水镇,有四人因为义行,被乡绅褒奖,为邻众称颂,他们铲除了一个妖孽,守护了镇子,提及此事,南水镇的老老少少,皆称他们为四义士。

那夜,这四位义士,在河边乘凉侃谈,看到远处一丝丝火光,害怕走水,赶到一看,却见一个老汉,衣着褴褛,正用一个陶瓮煮东西,老汉脸上汗渍斑斑,说里面煮的是块狗肉,因多日没有尝过荤腥了,白天碰到一条死狗,就割了尚未腐烂的好肉,来打打牙祭。

众人兴意阑珊,回头走了没几步,有个聪明人,说这老丐形迹可疑,于是他们又折返,踢倒陶瓮,哪知从里面滑出一颗心,根本不是什么狗肉,接着有个鼻子灵的,嗅到了浓重的血气,顺着草丛觅了良久,找到个破麻袋,扯开一看,竟是一个村姑的尸体,胸前有个血洞,人心已没有了。那老丐被四人拦住,眼看逃不掉,就嘿嘿一笑,说:“既然被发现了,我就实话实说吧,老子六岁就开始吃人肉,后来发现人心比人肉还要好吃数倍,就专食人心,今日不巧,逮个正着,我这一辈子也值了,要杀要剐,随你们意。”

四个年轻人,闻言,肺都气炸了,要将他扭送署衙,可这老丐突然发疯,与众人搏斗,少顷没了气息。

次日,镇西头村姑的家人父母,认了尸。此事传开,男女老少都来瞧热闹,胆大的还特意俯下身去,仔细端详人心是何模样,有位乡绅闻得该事,特赠每人一两银子。

这四人,成了镇民口中的大义士,被他们除去的那个老丐,暴尸于街,三天后,臭不可闻,镇民们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。

光阴荏苒,一晃过了十三年。

当年打死妖孽的这四位义士,先后都出了事。

其中三人,竟然在同月七窍流血而亡,起初大家认为他们是患了什么急病,但因病症出奇一致,除了他们,镇里并无一人有此症兆,于是又有传言,说那吃人肉的妖怪临死前下了诅咒,现在灵验了。

乡民特意兑钱,为幸存的这位叫柳秋实义士,请来了驱妖降魔的法师,法师神神叨叨,说要念足七日经文,妖瘴才会彻底驱散。

哪知,仅仅过了三日,柳秋实夜里被砍了脑袋,只剩下一具无头尸,最后人们在镇外发现了他的头,也巧了,正是之前打死老丐的地点。

一时,乡民大恐,署衙派人查了半载,毫无收获,但南水镇自从死了四义士之后,就风平浪静了,也是怪事。

大汉讲到这里,停顿一下,目不转睛地盯着冯同殊,问道:“小哥,你可知道,人们嘴里所说的妖孽,为何就此罢手?”

这时,一个炸雷降下,震耳欲聋。

老丐多天才能吃顿好的,一群人却不爽,打得他一命呜呼

冯同殊听得云里雾里,摇头推说不知,催促大汉继续讲下去。

大汉说道:“因为这老丐,压根就不是什么妖孽,当年他煮的并非什么人心,的的确确只是一块肉罢了。”

他接着说道,老丐正在煮一片腌肉,来了四个无赖,见到此景,气不过,一脚踢翻陶瓮,骂詈道,“爷爷们十天半月还吃不上一块肉,你这天生填沟埋坑的货色,倒活得挺自在!”又踹了老头几脚,老头一个劲地说自己虽然穿得旧了些,并不是乞丐,这腌肉是好心人送的,也不是讨的。众无赖见他不服,劈头盖脸一通乱打,老头一边挨打,一边叫:“别出来,别出来!”最后仆地不动。

有一人探了鼻息,失口道,“不好,老家伙不经打,死了。”

这时,草丛里传来哭声,扒开一瞧,却蹲着个姑娘,吓得瑟瑟作抖,一个劲的冲他们说道:“我不会说出去的,你们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四人把村姑揪出来,商议着,打死老丐,已是重罪,又被这村姑瞧见,不如一并解决了,于是用老丐留下的刀片,捅她了个透心凉。

因时人多传衰僧老丐食人心的悚闻,无赖们就把村姑的心剜了出来,放在陶瓮里,将她的死推给老丐。死人又不会开口辩解,无辜死掉的老头,反被污蔑成妖孽。

那村姑的父母,因为当日和女儿吵闹,致使女儿跑出去丧了命,并非啥光彩事,眼下四位义士又为女儿报了仇,用一张草席卷了女儿,草草埋了。

本来可以一直这么皆大欢喜的,可众无赖没有料到,那夜,老头还有个小孙儿。

老头家遭突变,一路逃难,投奔远亲,风餐露宿,这天,好心人见他们面有菜色,可怜他们,就送一块腌肉,爷孙俩赶了一天路,到了夜里,老头煮肉,让孙儿去河边洗脸濯足。孙儿回来的时候,看到那四人正在殴打爷爷,刚要奔过来,爷爷觉察不妙,大呼,“千万别出来!”孙儿一向听话,暗处目睹爷爷活生生被他们打死。

“这孩子捡了条命,十三年来,受尽炎凉,习得一身本领,回去复仇,镇里皆知这四人事迹,要寻他们,实属易事,我回去的第一个月,就解决了三个。”

冯同殊听到这里,干咳一声,他注意到,大汉已换了人称,口称“我”了。

大汉又说:“这第四人,倒有些狡猾,我又不能久等,半夜破门而入,摘了他的狗头。人们常说,恶人自有天收,我可不会把复仇大事,交给闭眼打盹的老天,我要亲自报仇。这世间之事,也着实滑稽可笑,一个被欺负致死的外乡人,居然成了妖孽,害人的无赖们花言巧语,摇身一变,竟成了好汉侠士。”

雨停,云破,日出。

大汉冲冯同殊拱拱手,大步而去。

老丐多天才能吃顿好的,一群人却不爽,打得他一命呜呼

冯同殊下山后,决定去监县一趟。

到了南水镇,一打听,果然有四义士之说,这四人已在数年前陆续毙命,乡民依然敬重他们,说他们用身家性命阻止妖孽作祟,保住了南水镇。

冯同殊仰天长叹,五味陈杂,思忖道,大汉并没有向南水镇揭露真相,复仇之后就拂衣而去,大抵已看透了,这世间无故被诬陷为妖孽的又岂止老汉一人,恶棍禽兽们,粉饰一番,欺骗众人,成了古道热肠的侠义,远至庙堂,近至该镇,每日都在发生此等谬事。又想到,坊间多流传妖孽伤人,又有多少是歹人为之,却把恶行推给妖怪的?冯同殊不禁毛骨悚然。

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    电话:400-123-4567    传真:+86-123-4567
Copyright © 2002-2017 亿游娱乐 版权所有    ICP备案编号:京ICP备20171515号